智慧学佛网 佛教故事 佛弟子访谈(六十三)南无羌佛脚底刀伤三小时自愈的圣迹与平等对待一切众生的圣洁佛格

佛弟子访谈(六十三)南无羌佛脚底刀伤三小时自愈的圣迹与平等对待一切众生的圣洁佛格

  戚朋直居士分享,南无羌佛脚底刀伤,在三小时后神奇痊愈,伤口了无痕迹的不可思议圣迹。 戚朋直居士分享,南无羌佛大悲无量,平等对待众生,深夜抢救因车祸身受重伤的野生负鼠的事迹。

佛弟子访谈(六十三)南无羌佛脚底刀伤三小时自愈的圣迹与平等对待一切众生的圣洁佛格

  戚朋直居士分享,南无羌佛脚底刀伤,在三小时后神奇痊愈,伤口了无痕迹的不可思议圣迹。

  戚朋直居士分享,南无羌佛大悲无量,平等对待众生,深夜抢救因车祸身受重伤的野生负鼠的事迹。

  主持人:欢迎我们的听众收听《藉心经说真谛》节目。那我们今天的节目继续非常的开心邀请到特别来宾戚朋直居士来到我们的节目,戚居士你好。

  戚居士:主持人晓伟好,各位听众好。

  主持人:戚居士,我们在上期节目如果您错过的话,我们建议听众找网路上可以重听,我们在这边也再次介绍一下戚居士,因为他是长期在南无羌佛的身边最贴身的工作人员,而且也就是有超过多少年的时间了?

  戚居士:22 年。

  主持人:22 年的时间,就一直都是在佛陀师父的身边作为司机,也是在旁边最贴心的工作人员了,事无俱细。

  戚居士:应该是很普通的工作人员。

  主持人:但因为他的关系特别的亲近,亲近的意思就是因为都一直在身边。

  戚居士 :是的。

  主持人:所以呢在戚居士上一集分享的内容当中就有很多,真的如果你不说,可能我没有办法想象到一些的画面,尤其像有很多来求见佛陀的对吧,很多的一些佛弟子,他很远很远的地方来就为了能见一面,可是可能晚上七八点佛陀师父中餐都还没有吃。

  戚居士:是的。

  主持人:然后你以为睡觉了。

  戚居士:甚至更晚,不,七八点钟就是说佛陀师父还在接待他们的当中,是没有用餐的当中,有时候因为佛陀师父慈悲,考虑到很多的弟子们不远万里来拜见佛陀师父,佛陀师父都是很慈悲,甚至会更晚,有很多事情要请示,甚至佛陀师父慈悲会拖得很长很长时间。然后接待完以后,佛陀师父还有很多佛事,然后回到坛场的时候,佛陀师父还要处理这些来的弟子们,安排接下来要跟他们说法、传法的事情,甚至于就会很晚很晚,甚至于在法安的时候都是半夜两三点钟,两三点钟并不代表佛陀师父就休息了,佛陀师父在休息之前一定跟我们说,你们要慈悲众生,因为有些动物众生,牠们是无法表达牠们饿了,牠们痛了,牠们冷了,不像我们人可以表达,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家里的所有的狗狗,甚至于说照顾一些外边的野生动物这些东西。佛陀师父再小的事情都非常非常的时时刻刻,是每一分钟只要有碰到一些只要关系到众生的安危或众生的冷暖,佛陀师父绝对是首先处理这些事情。

  主持人:那戚朋直居士在分享的过程当中,我们的听众都会听到的都是在这个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那要不这样,戚居士,这期的节目,您再跟我们的听众多分享下南无羌佛祂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因为您在身边嘛,哪一些印象深刻的,也都跟我们听众说一说,好吗?

  戚居士:好的,佛陀师父创作韵雕的这个事情,其实佛陀师父在创作韵雕过程中,其实发生过很多的我认为是圣迹,绝对的圣迹。我记得很多年前佛陀师父在创作韵雕的时候,我们在身边,然后佛陀师父在作韵雕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从头站到尾,而且一站是五、六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有一次佛陀师父说:「哇!我的脚怎么这么痛。」然后佛陀师父就坐下来了,然后一看,脱了鞋看到自己的脚底新长了一个老茧,就是长期站立以后有很厚的茧,然后佛陀师父说:「来来来,拿个刀片,我把那个茧给它削下来。」当时坛场里面就有弟子去拿了一个刮胡刀,就是很薄很薄的刮胡刀,然后佛陀师父说:「我要把这个茧剃下来。」然后剃的时候是横切面的去剃,把它剃薄,但剃的时候可能一下子用力大了,切到茧的同时也割到肉,瞬间那个鲜血就瞬间出来了,那很多血就出来了,所以周围的很多师兄师姐们都吓到了,赶快拿纱布的拿纱布,拿棉球的拿棉球,赶快过来把这个按住,佛陀师父说:「没事没事没事没事,你们不慌不慌。」就把这个茧剃掉了,当时血很多,简单的包扎以后,佛陀师父说:「好好没事,你们去吧。」我们说赶快请佛陀师父休息嘛,佛陀师父说:「不要不要,我创作还没创作完呢,不能停下,不能中途停下来。」然后佛陀师父就简单的包一下,就穿上袜子穿上鞋,又开始继续在创作韵雕作品,那个时候我们在边上真的是不知所措,我说这么严重这么多血,而且那个切进去伤口不是直的一条线,是斜的进去是很深的,而且流那么多血。就这样又过了三个小时多,佛陀师父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就暂时停下来。」然后弄完以后,佛陀师父说:「我要去另外一个坛场了。」当时我跟佛陀师父一起上了车,上了车以后,当车子刚开出去不多久,佛陀师父说:「咦!朋直,我这个是哪一个脚被割到了?我要看一下。」然后佛陀师父说:「你把灯打开。」我就把车子后面的灯打开了。佛陀师父说:「把车子停在边上。」我就把车子先停在边上再打开灯。佛陀师父脱下鞋、脱下袜子以后,有看到棉花和纱布,那佛陀师父就把棉花纱布给扯开了。扯开以后佛陀师父说:「朋直呀,这个伤口在那里,我怎么找不到伤口了?你来看一下。」我马上从前面看到后面就一看,咦?刚才这么大的伤口怎么不见了,完全不见了,然后呢只看见伤口的地方是一片那个新生的肉,嫩的肉,但是完完全全没有一点点的刀痕,佛陀师父说:「好了好了,那没事了,我们走。」我跟佛陀师父说我们要回去,让那边坛场的弟子们看一下。佛陀师父说:「不需要。」我跟佛陀师父讲说一定要,因为我怕有些人他们看了佛陀师父这个,因为佛陀师父是佛陀嘛,我说他们有的不好的想法会造业的。佛陀师父说:「那好吧,那好吧,那我们就回去吧。」然后回到坛场,给坛场所有的弟子们看了,就是三个小时前割了那么深的一道很深的,当时出很多血,这是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到的,三个小时过后,一点点伤痕都没有了,所以这个东西在佛陀身上是不会造成任何的那种伤害,就完全好了,完完全全好了,这是我亲眼目睹的。我今天所说的任何话都是真实不虚的,如我有打妄语,绝对下地狱,这是我可以发誓的,所以我今天讲的任何事情都是真的事情,是我亲眼所见的事情和我所经历的。

  主持人:而且那个当时你就在身边,而且你刚刚说的时间就是大概三个小时之内吧,对吧?

  戚居士:三个小时,就是割到了,大量的血出来,然后简单包扎以后,佛陀师父马上一分钟没停马上就又站在那里继续创作韵雕,然后三个小时,大概就三个小时,我不能说具体的,大概三个小时左右,然后佛陀师父说今天创作就到这里了,佛陀师父要离开了。

  主持人:坐着你的车子离开嘛对吧?就是因为你要开车嘛。

  戚居士:因为我是司机,所以都是我在开车,对,刚开出去没多久,佛陀师父说:「嗯,朋直啊,我是哪个脚割到,我要看看,你把车子停在路边。」然后我就打开后面的灯,那个时候佛陀师父一看,那个伤口完全不见了,伤口地方就是一片粉红嫩的一个肉,但是一点伤口都没有。

  主持人:就是看到之后你当时会怎么想呢?

  戚居士:我只能跟主持人这样讲,我跟佛陀师父跟得越久,普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在佛陀师父身上是稀松平常,你跟着佛陀师父越久,你对佛陀师父那种尊敬和那个对佛陀的那个诚心就会越强,因为你觉得说,对别人来说是很神奇很了不得的事情,久而久之我就觉得在佛陀师父身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佛陀师父是佛陀,对众生非常慈悲,但是在某些事情我们不用凡夫的想法去放在佛陀师父身上。

  主持人:因为戚居士跟我们分享的就是,你看到的,亲身看到的也是因为你当时看到的这个整个过程在跟我们的听众在转述的时候,我自己反正听起来,如果不是奇迹,那就真的没有办法怎么去解释,因为你像这么深的伤口是有违常理的嘛,你能止血就已经不错了。

  戚居士:而且这三个小时里,完全伤口不见,在伤口的部分就是一个新的肉,就是一个粉嫩的肉,完全没有伤口,完全没有一点点伤口,就是一个一片肉。

  主持人:所以再次谢谢戚居士的分享,而且特别的细节,因为他当时就在身边,也让我们可以透过一些事实来更深入的了解南无羌佛。

  那我们在上一段的节目当中,我们节目的特别来宾戚居士就分享了南无羌佛的伟大圣迹,三个小时,在脚底的刀伤就完全消失,而且伤口平整完好还长出了新肉,相信听众跟我刚才的感觉都是一样,就是不可思议!戚居士是因为您长期在南无羌佛的身边,这样子吧,在我们休息回来之后,现在您再跟我们多分享一些南无羌佛祂让你特别印象深刻的一些圣迹吧。

  戚居士:好,谢谢主持人晓伟,谢谢各位听众。佛陀师父的慈悲是在任何时候对任何的众生都施於一样的慈悲,包括一些弱小的一些动物,佛陀师父经常跟我们讲说,我们人是知道痛、饿、不舒服,可以说出来,然后这些动物们是完全没办法表达牠们不舒服,牠们冷,牠们饿,牠们无法表达,所以我们要关心众生。

  我记得是在 2019 年年初,具体时间我记得不太清楚。记得 2019 年年初,那一次我跟着佛陀师父去圣迹寺,然后那时候同车的还有贡布师兄,在圣迹寺做完佛事要回到坛场的时候,那时候已经很晚了,大概九、十点钟,或是已经很晚很晚了,当时我开车,佛陀师父坐在前面,贡布师兄坐在车后,然后我经过一段路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个动物站在路的中间,当时因为比较远,我不确定是猫还是什么东西,牠就站在那里,然后我车子开过去,我以为这个动物一看到我车子灯光一打过,牠马上会避开,没想到牠完全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赶紧把车子绕过牠,然后开过去,刚绕过牠开过去,然后佛陀师父就说:「马上回头去看一下怎么回事?」然后我在前面马上车子调个头马上回来,回来的时候呢,因为比较晚,路上也没什么车,然后我就把车子拦在那个动物的前边,打了信号灯,我怕其他车过来。佛陀师父马上说:「我们赶快下去看一下。」下去一看,是一只负鼠,而且我感觉是一只成年的负鼠,他就站在那边,那种动作是昂首挺立的感觉,然后我走近才发现了牠地上有一摊血,然后还有一个血块,然后再走近看牠两个眼睛应该是被撞击以后,牠两个眼睛的眼球已经凸出来了,就是已经凸到眼睛外边来了,动都不动,很显然,他是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了。然后佛陀师父说:「赶快赶快赶快,赶快把牠救起来。」我们在车上找了一个毛巾毯,从后面把牠盖上,去抱牠,牠完全没有反抗,也没怎么,很乖,佛陀师父说:「赶快把牠救上车上去。」然后我们把牠抱到车后边,当时我看到地上有很多血,应该我觉得他是被撞了以后,之前被撞了以后,牠慢慢慢慢爬到这个地方,然后当牠爬不动的时候,牠就站在那里。然后回到坛场以后,佛陀师父说:「赶快去找动物医院。」可以治疗动物的医院,找那种紧急的,就是那个急诊,佛陀师父说:「那你赶快赶快。」所以我和贡布师兄就弄了一个盒子,很大的盒子,让牠比较舒服,他不会挤到,把牠放在里面以后呢,我们又去找了一家动物的医院,到了以后,然后贡布师兄就下去跟医院讲说这个情况,没想到医院说他们那个医院是不收任何野生动物的,甚至于他马上拒绝说:「你们连报警都不要报警,你们连车上都不要下来,我们是不收的。」我们一直跟他恳求说这个情况,被路上撞到,但是医院坚决不收,我们跟他说了很久,没办法,我们就把负鼠带回来,带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半夜两点了,然后佛陀师父一直在等着。回来以后,我们就向佛陀师父报告了这个负鼠的情况,这是送医院情况,佛陀说:「无论如何要去救牠,天亮以后再找别的地方去救牠。」然后我们就恳请佛陀师父加持牠,佛陀师父说绝对的。后来佛陀师父说:「你们把牠安顿好,明天一大早就去找医院。」然后我当时的感觉是看到那只负鼠时候,我心里想:哇,牠真的熬不过到明天了,因为牠嘴上吐出的不是鲜血,就像血块一样,可能受了很大的内伤,两个眼睛完全是凸在外面,什么都看不见。然后整个晚上我们在坛场到早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我一看,感觉好像牠还会动一动,好像感觉牠已经恢复一些了,好很多了的感觉,这个绝对是佛陀师父加持,不加持因为我当时看到的情形,这种动物很快就会死去,这么严重,绝对是佛陀师父加持了牠,而且牠不但没有走掉,而且我的感觉牠状态好很多,然后早上的时候有个出家师姐就联络到一个兽医,那个兽医很不错,非常不错,他说:「按照法律是不能带到我的诊所里面来,但是你们带过来,我在诊所外的停车场给他看,需要治疗的话。」我们一大早就把车开去那个医生的诊所,医生出来以后呢看到这是这么危险,就给他打了消炎针抗生素。他说:「我只能做这一点。」然后我们就把负鼠带回来,带回来后跟佛陀师父报告,佛陀师父说:「这个东西这么严重,不能打一针就是了,一定要每天,在这最危险的时候,每天都要带去给医生看,一定要帮牠治疗,帮牠消炎,这是很重要的。」然后接下来一个星期,就是每天都会带着负鼠去那个医生那边,同样还是在停车场,医生出来帮牠打消炎针,打抗生素,然后真正的奇迹出来了,我认为牠肯定会死掉,但是在一个礼拜以后,牠好起来了,不但好起来了,牠基本上,虽然牠的眼睛是看不见了,牠的眼睛已经没办法进去了,而且这一个礼拜以后,牠的眼睛开始萎缩了,萎缩了就没办法回到牠原来的,负鼠整个状态就完全就像比较正常的负鼠,而且我们给牠弄了一个房子,就是小屋子,牠在里面自己可以走,因为看不见,牠会走,牠也很乖,给牠准备吃的和水,然后有一个师姐专门在照顾牠,牠是个野生的动物,我没想到牠会这么的乖,每次这个师姐只要过去跟牠打个招呼,再去抱牠、摸牠都没关系,但是有一次那个师姐就忘了跟牠打招呼了,就直接想要去把牠挪开,给牠清理牠的房子的时候,牠一下就会咬,就是说牠很信任我们这边,只要这个师姐的声音,牠听到这个声音,牠就很放心很安心,然后一直照顾到牠往生走了,那我们这边有个师姐一直照顾牠到往生,直到牠往生走,在牠带回来有快半年左右吧,他一直过得很正常,牠每天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经常师姐们会把牠抱出来,就是抱到那个牠的屋子外边,牠都会自己走,也不会乱窜乱跑,所以这绝对是佛陀师父加持牠,而且把牠救回来。像救这种动物的事情真的很多,我比较记得很清楚的,是比较近的 2019 年,在这之前还有很多松鼠啦、蜜蜂啦,佛陀师父佛母救助的这种事情非常多。

  主持人:那你刚刚说到负鼠嘛,负鼠牠在被救助之后,还有半年的时间。

  戚居士:对,大概四个月到半年,我不是记得很清楚,大概四个月到半年。

  主持人:但其实牠的寿命本来也没有多长。

  戚居士:其实后来我们去查了一下,野生负鼠的寿命大概就 2 年到 3 年,就野生负鼠。

  主持人:而且你们看到牠的时候就已经是成年。

  戚居士:成年,我认为绝对是成年,很大的一只成年负鼠。

  主持人:而且是受过重伤的。

  戚居士:那个重伤,按照当时的状况,我认为牠真的是活不了几个小时就会走的那种状态。

  主持人:那这么重的伤也就真的是被你们救回来。

  戚居士:绝对是佛陀师父加持,佛陀慈悲。当时我们看到时候,佛陀师父第一时间就让我们把车子掉头回去,把牠救回来,然后一直在关心,时时刻刻从开始救回来的那一刻,一直到后来那半年或者四个月的时间里面,佛陀师父时时刻刻会问负鼠怎么样了,去看牠怎么样,一直在关心牠,所以佛陀师父对每一个众生,不管是人类众生,再小再小的动物佛陀师父都是放在心上,而且再累再怎么样都要去关心,不会说忘记,哪怕每一天。

  主持人:不是有句话叫众生平等吗?

  戚居士:对,所以其实众生平等在我眼里看到只是在佛陀师父身上我看到的是众生平等,这是唯一的,其他的人都谈不上。不管是有些人我真的没看过,我只是在佛陀师父的身上看到了众生平等。

  主持人:所以我们也要学习爱护生命、爱护动物,而且有灵性,牠也不分大小,牠们都是平等的,众生也都有灵性,所以我们都应该把这种众生平等,最起码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像这种的生命,无论大小,我们都能够做到,这个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照顾和爱护。

  那今天我们也再次谢谢戚居士的分享,分享了一些你亲身经历看到的在佛陀身边发生的。

  世界佛教总部:https://www.wbahq.org

  E-mail:wbahoffice@gmail.com

  电话:626-588-2579

  圣蹟寺 E-mail:holymiraclestemple@gmail.com

  电话:626-797-1590

  地址:1730 North Raymond Ave., Pasadena, CA 9110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智慧学佛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xuefo.com/6747.html

作者: zhxuef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